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再探现存最早的自贡地图

2019-10-27 16:13:54来源:自贡网分享到

□ 刘刚

80年前,自贡市在抗战中诞生,成为四川盆地除成都、重庆之外的第三个省辖地级市,其市名与行政区域从一开始就与“自流井”“贡井”两口盐井紧密相关。但鲜为人知的是,早在自贡设市以前的清同?#25991;?#38388;,它的区域地图就已绘刻完成,并取名《自流井小溪图》。

近期,有学者?#28304;?#21476;地图进行?#25628;?#31350;和诠释。为了更好地诠释此地图,笔者在此也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探析。

绘制于清同?#25991;?#38388;

《自流井小溪图》载于清同治十一年(1872)刊刻的《富顺县志·星野志》中,迄今已有147年的历史,是现存最早的自贡地图。

刊载地图的同治版《富顺县志》是清代富顺县第五部县志,由云南籍知县罗廷权于同治六年(1867)设局倡修,并聘请县人吕上珍担任纂修主?#30465;?#20854;后五年间,因六?#23383;?#21439;,县志直到同治十年(1871),河南籍知县吴鼎立任上才大功告成。该县志从启动编纂到成书刊行,历经6年,前后参与编修者多达93人,是清代众手成志的典范之作。其中,县志新增知县吴鼎立撰述的《自流井风物名实说》(?#32622;?#33258;流井图说》)及《烧盐法》等文献,文字长达7000余字,对自贡盐场的地理分布及凿井、汲卤、制盐等记述较为详细。与吴鼎立的撰文相对应,县志在其卷一配刻有一幅《自流井小溪图》,图文并茂地呈现了自流井及小溪地区的“风物名实”,成为我们今天研究自贡盐业的第一手宝贵资料,也为我们了解清代自贡的城市雏形及格局留下了最原始的记录,其意义堪比清咸丰年间凿刻在今自流井区漆树乐?#21697;?#30865;记中的“自贡”二字。

该地图是一幅手绘版平面图,原图除竖排名称外,由4张等大的分图组成,经用电?#28304;?#29702;后合成一幅完整的总图。唯一觉得美中不足的是,该地图在绘制?#27604;?#20047;比例尺、图例等基本要素,只能算作一幅示意图或表意图。好在瑕不掩瑜,整幅地图所体现的历史性、资料性和实用性无可替代,不失为一幅稀缺级的清代自贡地图标本,堪称古地图中的上等佳品。

图上的地名文化多数流传?#20004;?/strong>

初读《自流井小溪图》,无法绕开的就是为地图代名的自流井和小溪。乍一看,两者就是一口井和一条溪,似乎与自贡扯不上关系。其?#25285;?#33258;流井与小溪所在之地自明嘉靖以来就一直是著名的盐产区,久而久之,由井名、溪名而成为地名。两个地方均位于富顺县西北,距县城90里,曾与荣县的贡井地区统称富义盐厂。其中,由于小溪两岸翠竹掩?#22330;?#31481;叶婆娑,后被当地人称作筱溪。20世纪80年代,筱溪又更名为金鱼河,成为今贡井主城区筱溪街道和金鱼路的取名发端。

整幅地图东临大山铺,西至艾叶滩,北邻威远县,南抵富台?#20581;?#28165;雍正?#22235;?1730)设立的富顺县自流井分县和荣县贡井分县?#30452;?#20301;于地图东、西两侧。图中山川起伏、井架林立、街路纵横,蜿蜒的荣溪河(旭水河)和盐井河(釜溪河)像一条飘逸的纽带,将清同?#25991;?#38388;的新垱、龙垱、桐垱、长垱、邱垱等5个盐产区连在一起,形成一幅恢弘壮观的十里盐场图。图中绘制有天车近100座,井房、灶房、马车房等功能用房近300间,宫、庙、寺、祠等15座,用于输卤的提水马车5个,另?#20449;品?个、山寨3座和100余个地名。昔日兴旺发达的盐场盛景跃然图上,见证着自贡近代工业文明的?#32469;?#21644;城市的成长。

地图上,清代自贡地区的山形地貌和各种构筑物图标用简笔画手绘而成,同时配有细致而全面的文?#30452;?#27880;,尤其在一些局部构图和细节处理上注重疏密结合,清晰明了地呈现出该地域范围的历史轮廓,蕴含着丰富的地名要素和人文信息。

若顺着图中的荣溪河往下游看,腰(幺)滩子、象鼻山(今象鼻咀附近)、师(狮)?#30001;健?#20116;(伍)家坡、大滩坝(今贡井?#35282;?#22788;)、高桥(今贡井大桥)、新桥(今贡井中桥)、下桥、牛心石、天池寺、五皇洞、盐店、雷公滩等老地名沿河渐次出现,成为今日贡井的文化记忆。而小溪作为旭水河的支流,溪流两岸分布的青杠林、鹅儿沟、新桥(今贡井新拱桥附近)、小溪街、老桥(今贡井太和桥)等地名或遗迹?#20004;?#20173;存。

地图的?#37326;?#37096;分,展示的就是现在的自流井主城区。仔细看来,昔日以盐井河为中心分布的凤凰坝、新桥(今老新桥船闸附近)、上桥、张家沱、内柴口(汇柴口)、观音岩、下桥、夹子口、财神庙(今四医院处)、关外等名字历经百年而不衰。河西的土地坡、(谢家)松林?#20581;?#22823;湾井、天心窝与河东的旁蠏(螃蟹)沟、庙沟井、正街、雨台?#20581;?#30952;子井、竹子市(竹棚子)、?#23546;?#34903;、石塔上、双塘垇等,依然在?#26377;?#30528;自流井盐场的文脉。令人称奇的是,在山环水绕的?#34987;?#24066;井之间,竟然分布有吉公寺、海潮寺、香炉寺、三台寺、珍珠寺、土地祠、武庙、南华宫、禹王宫、万寿宫、贵州庙、张爷庙、天上宫、陕西庙、王爷庙等众多标志性建筑。遗憾的是,这些错落有致的历史建筑大多已消散在岁月的风尘里,如今幸存下来的张爷庙、陕西庙、王爷庙等都成了自贡世界地质公园的核心景区。

地图的东北角,则主要描绘今大安区的昔日形象。通过地图,我们可以看到,大安寨、九安寨、扇子坝、凉水井、土地垇、大山铺、大石塔、来龙垇、广化(华)?#20581;?#32418;苕地、东岳庙、?#32856;?#21632;、马安?#20581;?#27801;鱼坝、高硐桥等地点历经风云今犹在。

可视为区域文化的复原图

细读《自流井小溪图》,深感这些点与线?#24674;?#30340;图形符号记录的不仅仅是地理方位,更是岁月在自流井和小溪之间留下的斑驳投影,深刻地折射出千年盐都的时代变迁。

展开地图,高高矗立的天车井架和密密?#35328;?#30340;各种房宇成为整个画面的一大特色。不难看出,清代的自流井与小溪地区已是一派水丰火旺、商贾云集的?#27604;?#26223;象,其街巷走向、建筑分布及道路名称在那时已基本定型。联想到前述乐?#21697;?#30865;记中关于“上通自贡下达戎城”的文字记录,更能感知这一区域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的重要作用。因此,早期自贡地图的出现绝?#26725;?#28982;,而是官府对川南盐业重镇强化治理的一?#30452;?#28982;,这正如同治版《富顺县志·盐政志》的概述所言“煮海为盐、国用以蓄,凿井汲泉、蜀中所独,水火既济、实天降福,远?#22478;?#20013;、近食邻牧,记引配盐、不劳案牍,裕国通商,法令以肃。”时?#20004;?#26085;,当我们对照地图时,发现清代富顺县自流井人李芝《盐井?#22330;?#37324;“天车排闼以林立,地架喧豗而鼓作”的自流井与小溪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宽阔?#25163;?#30340;街道。昔日“遍地盐井的都市”,如今仅剩下10余座稀稀落落的天车。?#27604;唬?#19982;天车一起消失的,还有众多的?#36758;志上鎩?#24217;宇会馆和码头桥梁。

放眼溪水之东,靠近地图的边沿处隐约可见一处标注为“书院”的图标,正?#38376;?#37051;通往富顺的官道,在众多图标中显得毫不起眼。经考证,该书院即为自流井地区开办最早的学府——东新书院。据1993年版《自贡市教育志》记载,清嘉庆十七年(1812),富顺知县张利贞号召自流井?#21487;?#38598;资办学,将位于盐井河(今釜溪河)?#37326;?#30340;东新寺改建为书院,并依寺名而取名“东新书院”,为自贡地区最早的一所名校。该书院兼具教育和学术研?#25239;?#33021;,设主管教学和院务的山长一名。光绪十五年(1889),东新书院改称炳文书院,卢庆家等多位知名学者曾出任山长,近代民主革命家谢奉琦、孙中山临时大总统秘书雷铁崖等曾经就学于此。光绪三十年(1904),炳文书院在清政府的庚子新政下改为高等小学堂。民国年间,私立蜀光初级中学由井神庙迁至这里继续办学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该校址先后改办东兴寺小学和塘坎上小学?#20013;!?#21069;几年,东兴寺大桥改建及附近棚户区?#33041;?#26102;,该校址被全部拆除后变作一处大草坪。2019年,为打造国际文化旅游目的地之“夜游釜溪”旅游项目,在东新书院遗址上设置了一个高大的巨型“折?#38477;?#32452;”,以?#23454;?#30340;方式展示“东新书院”的主题画面。

再看地图西端,溪水?#37326;?#26377;一座巍然突兀的“?#20139;危?#23528;)”。经探?#35980;榭迹?#25512;断该寨即是位于今贡井区艾叶镇的寨子岭前身。据知情人讲述,该寨子原址是一座高?#21450;?#31859;的山头,地势陡峭,?#36164;?#38590;攻。太平天国时期,盐场老板在山岭上修筑寨子以避难,时名“老鹰寨”。寨子下的旭水河边,是贡井盐场巨富胡氏?#26131;?#30340;庄园——胡慎怡堂,隔河对?#23545;?#26159;韭菜咀盐场旧址。?#26753;?#38761;命初期,同盟会员龙鸣剑、王天杰组织的近代中国工人第一支革命武装——荣县同志保路军贡井盐工队在寨子岭成立,成为推动荣县独立的有生力量。抗日战争时期,寨子岭?#26174;?#24314;有一个高射炮阵地,以抵御日机对贡井盐场的轰炸。毫不夸张地?#25285;?#19968;个寨子岭,就是一座藏在深山无人识的盐场文化展陈馆。

其?#25285;?#22312;《自流井小溪图》里,埋藏的盐场故事远不止前述之例,如太平山侧的九驾马车、设于康熙二十五年(1686)的盐场军政机构“自流汛”和横跨盐井河的草桥,以及因地名演变而?#23186;?#20154;不甚了了的竹林塆、何?#39029;А?#20185;人石等,无一不是自贡盐文化的遗传基因与密码。

巨款大冲击试玩
吉林快3开奖结果360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软件 9900炮捕鱼机技巧打法 喜乐彩 澳门3颗豹子赔多少倍 赚钱能力强的生肖 能看新闻赚钱的手机软件 五粮液股票行情 7m足球比分网 好友一起打麻将的软件 浙江20选5 手机11选5助手免费 pk10大了就输小了就赢 麻将房卡代理怎么办理 山东11选5app 湖北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