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网站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积善传世凤凰桥

2019-08-26 19:26:51来源:自贡网分享到

口 陈星生

2019年8月8日,命?#24452;?#33307;的凤凰桥又一次被洪水冲毁。笔者曾多次踏访此桥,且留下些许文字。今次感叹之余,再次整理旧作,与同好一起期待它的重建。

双河口,为旭水河、威远河从狮子、玛瑙二山足下汇流之地,乃釜溪河源头。沿旭水河口上行一里许,有石桥横跨于自贡凤凰坝与威远向义镇地界之间,是为凤凰桥。凤凰桥原名永济桥,明末被流寇破坏,清顺治初年重建。

2018年春,笔者曾到此一游。时,近观之,此桥似原为平桥,后加的11个水泥墩和砣石墩相间而立,夹建在疑?#30772;?#26725;石板桥面之上。桥墩上盖水泥预制板为桥面。在靠凤凰坝一侧,有两桥墩加宽间隔并升高,形成高拱可过小船。

?#31508;保?#27492;桥高拱一侧已垮,临时?#23186;?#25163;架和木板从桥中间斜着搭一便道,行人岌岌。询?#19990;?#20065;得知:2017年旭水河一场山洪,?#30001;?#28216;冲下的枯树枝杈阻塞水流,抵垮桥墩。因地跨两个行政区,为修复断桥费用未达成一致,致?#20849;?#26725;未得修复。

嗟乎!今人不知凤凰桥之由来也。

公元1763年,?#20976;?#20154;李芝有文记之。现原文抄录如下:

荣溪河发源仁寿,由荣县公井至玛瑙山足,与威?#35835;?#20250;河合流,绕自流井厂而东,为威富二县交界。因邻两井,?#26032;?#36127;载靡至,络绎往来不绝。去二县郭门或七八十里,或百里。輶轩差使公移置迟,故令兹土者,均计未遑。昔有桥名“永济”,莫知创始。明季为流贼蹂躏无有矣。顺治初,族伯如莲,喜为施济。出己力捐修,至今百余年,无望洋者。然年久板齧趾摇,行者岌岌。壬午夏,上流骤雨,奔冲荡激,枯槎壅扼,以致倾圯,行者复病。族姪于铨、于钧,如莲孙也,追念先人之志,约其昆季子姪等修砌补架之。?#21916;?#40480;工,踰月工讫,缺者复完。行者忘其为如莲伯之力,而姪于钧等亦若?#28304;?#20026;己力所当为,是可书也。余尝谓,世人有二病:?#22351;?#20026;而为与当为而不为。夫当为而不为,为可耻。则当为而为者,为可嘉也。至于当为而为尚可以不为,而卒能为之,尤为可嘉也。吾族中往多衣冠,?#28966;?#20043;士,其后每微,至于今稍变矣。使为人子若孙者,念先人之绪,践陈迹而补葺之,?#20849;?#33267;于颠越不可修治,将衣冠累世不绝,可卜也,是桥不其小者欤?乾隆二十八年壬午中秋日。

三百多年前,自流井李氏族人以“当为而为尚可以不为,而卒能为之”之志捐建凤凰桥,其后世亦在建桥百年后一场山洪面前,将毁桥?#20174;中?#33914;。并“亦若?#28304;?#20026;己力所当为”以?#22363;?#20808;人之美?#38534;?#27665;间对李如莲“独?#24066;?#26725;善意深,畅通两岸永济人”的高尚品质大加传颂。“积善之家必有余庆”,李氏家族终成为自流井盐业之大家,必有其积善传家之美德渊源矣!

李于铨、李于钧修葺的凤凰桥,有12个桥孔,长73.8米,宽1.4米。由于其基础牢固,桥面厚实,石?#22987;?#38887;,历经200多年风吹雨打仍稳稳服务于两岸乡民。1949年以后,有过一次改建,因盐船航运之需,在南岸拆建了一个桥孔,按梯级升高,桥上行人,桥下通航,形成一种独特风?#30149;?997年“6·27”特大洪灾造成桥面严重毁损。1998至1999年,自贡市人民政府组织大安区、内江市威远县共同商议,各出资10万元对桥进行了维修。

积善,乃我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之精华。2018年,笔者即感叹,凤凰断桥之修复,岂能为当今行政区划所分割,岂能为区区经费?#22303;?#20043;分摊所束缚?

时过一年,这次凤凰桥毁于洪水之际,正值“内自同城”提出实施,形势高涨之时。见新闻报道,威远县已有重新修建该桥的项目,且已完成前期勘探设计和立项,新凤凰桥将在此前桥面基础上抬升2.5米,建成宽约3米并安装护栏的人行桥,计划在下一个汛期来临前建成。?#29282;?#20043;余,期待重生的新凤凰桥更坚固、更美化、更具传统韵味,期待该桥复修完工之际,碑刻李芝《凤凰桥记》于凤凰坝一侧,以传善于永世。

巨款大冲击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