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25歲女教師邊賣玉米邊教課(組圖)

2012-01-16 11:31:26來源:東方早報分享到

英語老師董丹丹

董丹丹在輔導學生

董丹丹賣玉米

北京,冬季,天寒地凍,在海淀區雙槐樹村行知民工子弟學校里,25歲的英語老師董丹丹正在上課,40多名孩子側耳聆聽。3年來,除了孩子們,幾乎所有身邊的人都在反對這位“白天上課晚上賣玉米的老師”繼續任教。

已和孩子們相處3年多,月收入1600元

2011年12月26日,當日最高氣溫2℃。連日來的嚴寒,讓行知民工子弟學校校園內的水管凍住了,整個校園的供水已經“斷流”。老校長一早來到學校,讓炊事員騎著三輪車,到附近一處水井打水。炊事員來回要騎兩公里,車上裝著3個大水桶一路搖晃著回到學校。

這是位于海淀區雙槐樹村的行知學校。校園正悄悄被廢墟“吞沒”,這似乎預示著這所校舍,將讓位于快速發展的城市的命運。

2008年夏天過后,董丹丹來到這里,成為一名英語老師。事實上,那是一次事與愿違的選擇。董丹丹回憶,“我想當老師,但不想在這所學校里當老師。月收入數千元的,所在學校能夠幫忙繳金的,這樣的職業可以讓我在北京安個穩定的家。”董丹丹說到自己當初的夢想,就笑了。

她的身后,是41個孩子的笑臉。如今的她,月收入1600元,已經和孩子們相處了3年多的時間。

曾是留守兒童,懂得孩子們的憂慮

董丹丹是河南周口市人。作為家中的長女,2008年董丹丹第一次來到北京,她有兩個愿望,與父母團聚,找到一份體面的工作以支持家中的經濟。

董丹丹說,1997年,父母突然從家中“消失”了。“我接連哭了好幾個晚上。”董丹丹說,“兩年時間里,父母杳無音訊。”來北京后,董丹丹才從父親董金山口中得知,父母在北京撿垃圾度日。為了節約開支,董金山夫婦一直沒舍得花錢給家里打電話、寫封信報平安。

之后的日子里,董丹丹過著“寄人籬下”的生活。時年11歲的董丹丹和比自己小3歲的妹妹董淑穎,被托付給姥姥照料。此后,由于求學的需要,董丹丹帶著妹妹相繼借住在外婆、表姐、表哥、姨媽家中。

雖然有親戚眷顧,但“寄人籬下”讓董丹丹一度怨恨父母。“我很希望他們可以打我一頓,罵我一頓。”不過,在求學路上,父母給予了董丹丹很大的支持。身在北京的父母不但支持了她全部的學費,還讓她就讀了開封教育學院。

父親董金山說,在北京看到城里人接受了良好的教育,學業有成之后可以過上自食其力的生活。“孩子們不能繼續過著像我們這樣的生活。”董金山說。董丹丹被寄予了來自父母和姥姥的愿望,好好上學,然后來北京找工作。

董丹丹說,剛開始月收入只有720元,沒有各種保險金。學校已被納入拆遷規劃,命運難以確定。董丹丹說,她也曾是一名留守兒童。她知道,孩子們的笑容背后隱含著深深的憂慮。孩子們無意中說,學校比家里好玩,學校有同學,家里卻什么也沒有。

月收入太低,親屬勸她離開

行知民工子弟學校成立于1994年,現有不到900名學生,而師資力量僅有30名老師。目前,董丹丹任教5個班的英語課,同時兼任六年級二班的班主任。

讓老校長最為擔心的是“老師的流動性”。學校老師認為,無法享受到公辦老師的待遇和優厚的物質條件,才是民工子弟學校無法留住老師的主要原因。“我們學校的六(一)班,以前也是一個很好的班級,在一個學期連續更換了四五名老師,一度成為學校最‘鬧’的班級。這種局面在董丹丹接手后,才逐漸好轉起來。”老校長說。

雖然孩子們多為農民工子女,家里經濟條件較差,但是,讓老校長最感欣喜的是,孩子們性格單純,品質好。“孩子們有在路邊撿到100元還給失主的,也有在鐵軌旁拾到一部手機交到學校的。”

在董丹丹任教期間,包括姥姥、父母在內的親屬就沒有停止勸說讓董丹丹離開。姥姥說,村里沒有上過大學的年輕人外出打工,一個月也有數千元收入。家里所有親屬的愿望均被每個月不足千元的收入而打破。

“如果我走了,那些孩子怎么辦?到時候誰來教我們班的孩子呢?”董丹丹雖然這么想,但也動起了“想走”的念頭。

和同學們告別時,被眼淚挽留

2009年底,董丹丹在學校執教一年多后,家中接連遭遇不幸。小妹妹董玖靈突然得了惡性腫瘤,在河南鄭州做了手術后,開始化療,家里需要承擔大筆醫療費用。2010年初,最小的弟弟董北虎患上白癜風,父親在給弟弟買藥的路上又遭遇交通事故,一系列的災難讓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

父親董金山說,這是家里最艱難的時刻,但他那段時間一直沒和董丹丹說。“家里急需用錢,又無能為力,心里很著急,但丹丹這丫頭比較倔,從她來北京后,一直沒有聽過家里的意見。”董金山說。

此時的董丹丹也開始了自己的行動。“無法承受這些壓力,一邊給孩子上課,一邊照顧生病的家里人,而且手頭還沒錢。”董丹丹在2010年春季開學時,向校長提出辭呈。

校長同意了。他說,想回來的時候,學校還是需要你這樣的老師。

同樣是新學期的第一節英語課,她想和同學們告別,推開教室的門,她發現,教室內一片嗚咽聲。

孩子們用自己的方式和孩子般的努力試圖挽留老師。董丹丹回憶,零花錢堆在了講臺上。

董丹丹讓孩子們把錢拿回去。第二天,她重新回到了學校。

賣玉米貼補父母,得到丈夫的支持

父母痊愈后,她白天上課,晚上則推著父母的手推車,去四季青橋附近的汽配城售賣水煮玉米棒。2011年12月26日17時30分,夜間氣溫已降至零下。董丹丹來到父母居住的不到3平方米的住處,在門外升起爐火。

到四季青橋附近售賣水煮玉米,是董丹丹父母在北京的唯一營生。隨著氣溫的降低,生意越來越差。寒風中,董丹丹提高嗓門吆喝,“玉米老師”的稱號由此而來。

父親董金山說,這個倔丫頭為了補貼家用,利用學校假期和雙休日,當過保姆,做過鐘點工,在天橋上擺過地攤,曾做商場兼職促銷員。

她的做法也得到丈夫郭軍的支持。兩人雖然蝸居在一套群租房里,卻收獲著珍貴的愛情。

補課分文不收,去留難定

作為六(二)班的班主任,全班英語成績一直在學校屬于上游,但是數學成績卻成了董丹丹的心病。尤其是張君,這個1998年出生的小姑娘,成了她最大的心病。

2011年12月26日16時,趁著天色還沒完全暗淡,董丹丹為張君補課。張君一家四口住在距離學校不到20米處。張君家的經濟狀況讓人高興不起來。母親段美芝開著殘疾三輪車拉客,父親經營一家即將被廢墟包圍的小賣部。生意自然好不到哪里去,一陣風吹過,零食袋蒙上一層灰。

段美芝說,自從搬到學校門口附近,董丹丹老師經常來給孩子補課,分文不收。夕陽西下,火爐旁,兩張小凳子,一張有兩條高低不平的腿的桌子,董丹丹寄予了張君不少希望。這個因為沒錢繼續上初中的孩子希望將來也成為一名老師,去幫助更多的人。

剛剛結束的學期期末考試,張君的數學首次及格。董丹丹一度認為自己可以離得開這所學校,卻沒有料到自己會全身心撲在上面,如同母親指責的那樣“沒心沒肺”。

2011年的12月26日清晨,母親坐了一個晚上的火車,從老家周口趕回北京。她帶來了姥姥的消息,姥姥在水井旁一個人清洗衣服時,滑倒在地,左腿骨折,不省人事。

董丹丹說,聽聞姥姥受傷的消息,她哭了。董丹丹打算放假先回河南老家,照顧姥姥,然后回北京,與丈夫一起去內蒙古婆家過春節。

春節過后,孩子們也將升學至初中。“和孩子們分別后,或許我會狠下心來。”董丹丹低聲說著,眼睛卻瞄了瞄一旁玩耍的學生。

據東方早報

巨款大冲击试玩
qq分分彩 后二组选必中打法 ag和bbin区别 北京pk10 新利棋牌下载 双色球官网 oddset即时赔率 重庆时时ios计划app下载 电脑技术赚钱方法 0807足球比分 双色球中奖号 5分彩走势图 163即时比分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下324中了中多少钱 贵州麻将上下分的app有哪些 手机版加拿大28预测软件